龙丹妮的「新实验」 专访

作者:亚洲城官网 | 2021-01-03 03:18

  对龙丹妮而言,这是哇唧唧哇步入第三年后“如何成为不一样的音乐公司”的再回答,也是一次既为填补市场空白、又为跑通产品逻辑的新实验。在成功运营“火箭少女101”、“R1SE”两大偶像组合的同时,龙丹妮希望用sis这个组合,完成“偶像”与“音乐”两个词更紧密的连接。

  1月14日的北京798幻·艺术中心见证了女子演唱组合sis“三人组”的首次公开亮相。尽管在两周前的元旦,sis组合就已经以《My Dear》这首新歌完成了正式出道。

  Nono洪一诺,Veegee徐若侨,Pam徐嘉琳,sis组合的三位成员均来自2019年头部综艺《明日之子》水晶时代。其中,洪一诺是比赛的第二名,Veegee和Pam也都因突出的特点给观众留下过深刻的印象。

  活动现场将艺术家黄在峰、黄莺的“十三场梦境”展览进行了外延的改编,意图“用沉浸式体验,呈现sis少女心境”,并发布了18分钟的主题故事影像《sis Story》。这种“音乐影像故事视听会”的命题手法,与sis成团时便强调的“真实触感”形成了呼应。

  对哇唧唧哇创始人、总裁龙丹妮而言,这是哇唧唧哇步入第三年后“如何成为不一样的音乐偶像公司”的再回答,也是一次既为填补市场空白、又为跑通产品逻辑的新实验。在成功运营“火箭少女101”、“R1SE”两大偶像组合的同时,龙丹妮希望用sis这个组合,完成“偶像”与“音乐”两个词更紧密的连接。

  腾讯视频副总裁、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还原了sis组合的一些成团细节,腾讯和哇唧唧哇双方“做一个女生演唱组合”的想法大约起源于2019年9月份,几乎与此同时,自己和龙丹妮在洪一诺、Veegee和Pam三人身上看到了某种可能性。

  作品仍然被看作sis组合运营的第一要务,在顶级配置保驾护航的同时,哇唧唧哇也希望,通过“在线陪伴”这样一种不求短期躁动、但求长期磨合的偶像粉丝关系当中,营造新的声音,创造更大的蛋糕。

  “年轻人对偶像的需求一直没有改变过。”龙丹妮在接受「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专访时表示。

  龙丹妮透露了一个细节,在初步得知自己将被放到新推出的团体中时,洪一诺向自己打探消息的问句是:“不会让我去搞唱跳吧?”

  对并未接触过相关训练,也没有太多这方面规划的洪一诺而言,这种反应是线年、目前在浙江音乐学院的读书的杭州女孩,在《明日之子》水晶时代第一期节目中穿着“妈妈的衣服”亮相,以一首孟庭苇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打动了龙丹妮。而在三季的《明日之子》节目当中,龙丹妮也一直在尝试将音乐本身放在首要位置。

  音质本身反倒成为了回答“为什么是这三个人”时容易被忽视的答案,配合默契而干净的嗓音,和既默契又独立的的性格都能回答这一问题,但也缺一不可。在选取这三个人作为组合成员时,龙丹妮和马延琨将自己更为直觉、更为本能的判断作为了决定依据。

  “在一起相处的很多细节当中都能感受到这三个人存在的默契。有一次和大家一起吃饭,她们三个正好坐在我俩的对面,我就随手拍了一张照片,感觉非常好。”马延琨告诉「三声」。

  一个月前的2019第四届三声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上,龙丹妮曾经在演讲中提及哇唧唧哇在偶像行业当中“还原”和“提纯”的方法论。她指出,刻意地去打造所谓的“人设”的路径是与偶像行业的逻辑违背的,在定义偶像IP之时,需要经历一个从发现原本就具备的闪光点,再到提取、放大这些闪光点的过程。

  方法论被应用在了sis组合上,“真实、干净、美好、独立”成为了三名成员被提取的公约数,并通过首次公开露面的“音乐影像故事视听会”加以表达。在现场播放的18分钟影片《sis Story》中,三个关于成长、亲情、爱情、友情的故事从中交汇:洪一诺无疾而终的暗恋,习惯于独来独往的Veegee关于“创口贴”的小故事,Pam和哥哥之间的感情,全都源自于她们各自的真实生活,也是同龄女孩们正在发生的生活。

  影片最后,三位女孩机缘巧合下相遇、相互陪伴,在海边的嬉闹中,三人齐声用Pam的母语泰语喊出了“希望我们会永远幸福”的心愿,妥帖地展现了这个年龄的女孩身处于小团体中的状态,这既和三人当天在现场表情丰富、小动作颇多的状态形成了呼应,又同时与“音乐影像故事视听会”现场的沉浸式艺术展一起,共同构建了一种“真实触感”。

  在接受「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专访时,龙丹妮表示:“她们三个如果拆开来都是非常有个性的孩子,很不一样,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她们能够代表现在年轻人的很多层面,在多元文化的时代,既有包容性,又有独立性,虽然只有这三个人,但却能囊括很多东西。”

  以诞生了《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2018年为“偶像元年”,经历了近两年的实践后,2020年,偶像产品的打造和偶像行业的发展,都已经进入到了越来越深层次的阶段。

  另一方面,2017年4月正式成立的哇唧唧哇也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用龙丹妮的话说,是一个从“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公司”到明确“以偶像和音乐产品为核心”的阶段。

  “从战略角度来说,我们需要探索这样的音乐‘产品’。”龙丹妮告诉「三声」。在活动现场交流中,“金曲女团”四个字被着重提及。国产Vocal女子组合市场的空白某种程度上赋予了sis组合为填补这一空白而生的使命,但它又不存在简单的、此消彼长的公式,而是来自哇唧唧哇和龙丹妮对音乐行业的理解。

  同样是三人女子组合,“SHE观感”的论调不可避免,龙丹妮并不回避sis和SHE的相似之处,但也同时表示,sis并非为了“对标”SHE而来:“我们定她们出道的时候,线周年。但另一方面,SHE的歌现在年轻人还是喜欢。”

  “很多产品并不是我们‘发明’的,很多东西在中国已经有了,只是说在某个时刻缺失了,被忘掉了,我们重新梳理出来,给这个市场提供它该有的产品。这件事情,我希望不光是哇唧唧哇来做,也希望其他公司一起来做这个事情。”龙丹妮告诉「三声」。

  从龙丹妮的视角看,虽然媒介和技术在变化,人们了解明星和追逐明星的方式在变化,但中国年轻人对偶像的需求一直没有改变过。具体而言,这类女子组合的形式,在包装“同龄人有共鸣的情感故事和音乐作品”时有着天然的优势,而包装形式本身则是可以进化的。在这一维度下,sis的诞生,既是对一直存在的某种需求的再次供给,也是这种需求在全新语境当中的新生,sis在2020年代的第一天诞生,“20年代”也成为了宣传定位的重点,便有这种考量。

  在《明日之子》前两季节目冠军选手的身上,龙丹妮能够切身体会到变化的存在。2017年,《明日之子》首季作为第一代网生代音乐选秀作品问世,当时,毛不易的作品能够制造10亿、20亿的点击量时,没有人能够对这一数据背后的变现能力做出预测。

  “数字专辑第一次和网易云合作,就卖出了2000万的销量,当时我们都惊呆了。这对人们的认知是一种颠覆。”龙丹妮告诉「三声」。毛不易数字专辑直接面向用户端的大卖,证明了从网生综艺到网生创作歌手再到网生C端付费的新模式的可能性。更关键的趋势在于,这些数字此后也仍在刷新,包括华晨宇、火箭少女101,R1SE,也包括毛不易自己。

  版权意识的整体增强,和“两块钱买首歌”模式的跑通双生成为了行业重振的契机。傻子与白痴乐队的成功运营,也进一步证明了年轻人的C端消费在“重回线下”的业余活动中的实现。尽管定位是小众独立乐队,但“傻白”每次线下的Live House表演场场爆满。“线下的音乐会也好,Live House也好,音乐剧也好,都可以成为新的年轻人愿意去交友的场所,我认为音乐随着这些变化出现了生机。”

  一直身处一线音乐市场让龙丹妮能够最快速捕捉到这种变化,她经历过最冷的、“很多音乐人都不相干了、音乐都没有了”的时代,也以创业公司老板的身份亲眼见证着“人才回流”,甚至是在其他领域有着更加多元的经验的人才加入到音乐产业当中。

  龙丹妮希望能在国产音乐体系的重建中注入自己的理解,这一点在sis组合身上又有了新的体现。一方面,组合的形式能够帮助三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更好地解决在音乐圈生存的问题;另一方面,这种寄托于“2020年代”的新表达,也能够与新一代年轻人的心声构成更好的连接,达成更多元的交互。

  尽管将哇唧唧哇核心定义为“偶像和音乐”,但龙丹妮也表达着两个关键词的一体性,音乐对于态度的表达,与偶像角色对于价值观的引领并不是两条平行线,关键还是在伴随中对主体的认同。sis被称作“组合”,并不是刻意回避“偶像”这个词:“粉丝的类型确实可以分很多种,但他们追随偶像的时间越长,就越需要偶像身上有真正的东西去引导他。我不是说不做偶像,也不认为她们三个不是偶像。如果我一年两年三年四年地去追随,难道他们就不是偶像吗?”

  “我觉得《明日之子》和《创》系列都是偶像,只不过是偏音乐偶像,一个是偏唱跳偶像,它们不一样,但都是偶像。偶像是别人认为你是偶像,不是你每天说自己是偶像。”马延琨补充。

  将这些问题落听之后,如何运营是逻辑上接下来需要考虑的问题,但也是在构建期就需要龙丹妮们考虑好的问题。

  时长18分钟的《sis Story》有着豪华的幕后制作阵容,它由知名导演彭宥纶执导,电影《冈仁波齐》的剪辑师魏乐、侯孝贤御用灯光师林明雄、李少红御用调色师光耀等人均操刀其中,保障这一“青春影像故事”的制作质量,希望“真实而能够触碰精神的音乐偶像”能够得到更具象的表达。

  这种品质感也与哇唧唧哇试图在sis组合的项目中展示的重点。sis的出道曲目《My Dear》由曾轶可作词,她也同时担任着sis“出道引荐人”的角色。在分享会上,曾轶可坦言自己在sis身上看到了新一代的女孩身上不一样的特征,希望sis能够“保持最珍贵的一面”,用心做音乐。

  “如果中国的音乐市场能够按照良性的轨迹去做,还是有希望的,你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拿出好的作品。”龙丹妮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

  成团之初,sis组合就已经公开了一整年的作品计划,第一年,她们将以“繁花四季之约”作为音乐总览,将“伴随女生走过青春四季,花开美好的春日,盛放热烈的夏日,温暖入心的秋风,童话治愈的冬季”作为主题,发布3张EP以及合集。龙丹妮介绍,sis后续所有音乐作品创作来源都坚持来自以sis为缩影的20代际真实感悟和故事,将会专注打磨品质。

  “在线陪伴”成为了sis组合运营模式的关键词。龙丹妮强调,与用户一起“陪伴而长情的缓慢成长”而非短暂喧嚣的关注,是解释“在线陪伴”的关键。在sis组合的运营过程中,本身就与她们年龄相近的用户层,将亲身体验与sis一同成长的过程,“她们的组合成长路径就是用户的人生成长线。她们的舞台将会根植于20代际真实的生活场景和空间中去实现自我的音乐舞台。”

  影像将被继续使用,不同于《sis Story》这种“较重”的模式,sis的运营打法其实包括在了三人时时刻刻都可能存在的生活,可能是3分钟的vlog日播,可能是类似于小团综的真人秀,这些带有陪伴要素的记录方式,将时刻伴随着sis和用户的共同成长。与此同时,一些其他更贴近“20代际用户”的沟通和互动习惯的方式也在筹备当中。

  马延琨表示,商业化并不是sis项目目前着重强调的部分。一方面,从整体来看,sis是哇唧唧哇整体战略产品矩阵中的版块,也是腾讯视频在偶像整体布局中的一个环节;另一方面,从行业的视角,这样的事情需要有人去做,也适合哇唧唧哇和龙丹妮去做。

  创业第三年的龙丹妮依然处在停不下来的状态,仍然保持这旺盛的的精力和极高的工作强度。

  “我每天都在看我们的年轻人在干什么,全世界的年轻人在干什么。我们看完世界再去解读中国文化,去决定我们的产品应该怎么打。更重要的是方法论,是找到了解这个世界的方法论,然后运用到工作当中。”


亚洲城官网